Now Reading
「双亲节文选」把爱的人,及时放在身旁!

「双亲节文选」把爱的人,及时放在身旁!

[特约 Contributor Jason Lim   英译 Translator 刘大人   摄影 Photographer Jason Lim]

 

某一天,我打开地图,问她今年要去哪里?她说只要能走出去看看世界,去哪里都好。开了咖啡馆一年半,我和妈妈成为了「同事」,她负责厨房里的一切,从购买食材到食物端上桌,我们都亲力亲为,朝夕相处,我早已习惯了那份有她在身旁的依赖。

 

就这样,我选了中国云南省的大理、丽江和香格里拉做为这次旅程的目的地,为期九天。

继我和妈妈在2013年台湾铁路环岛和2016年越南沙坝的背包旅行后,我们在旅行模式和想法上已磨合得极好,所以这次我们还是决定以背包模式出发,且不购买任何寄舱行李,所以装配行李对我们来说又多了一层挑战。三月份的大理,气温还是比较低的,特别是香格里拉,预报反映会有下雪的机率,对于从没看过雪景的妈妈,我心想香格里拉的雪景一定能让她更期待这次的旅程。

我们选择了从吉隆坡直飞昆明长水国际机场,在天数的限制下,抵达昆明后就得乘搭晚上的火车,夜宿火车七小时到大理。或许多年前的台湾铁路环岛之行,让火车成为我们感情之间的连结桥梁,摇摇晃晃的时光里,我可以假装睡着、倚在妈妈的肩上,像小时候那样撒娇。我喜欢火车,即使它是通行时间较长的交通工具,但在此刻却是我们彼此身心靠得最近、相处得最久的瞬间。

一觉醒来,我们抵达了大理火车站。一出站,出租车司机蜂拥而来,合法的、不合法的,一并涌上。那一刻,我们像极了大明星被团团簇拥,我紧握妈妈的手,半拉半推地上了公车。带妈妈旅行,景点、美食什么的功课几乎能省略,唯独在住宿与交通上的安排,都必须了解和事先安排好。在中国旅行一般容易遇到这样的围剿攻势,特别是在火车站和巴士站,毕竟妈妈不常出门,面对这样突如而来的攻势,极易让妈妈感到不舒服自在。


大理「风花雪月」之地,风花雪月指的是下关风、上关花、苍山雪、洱海月。中学时曾经演奏过《大理情风》,民族风味颇浓郁的一首乐曲,这次来到了大理,文人墨客笔下形容的大理确实如此,白族的建筑格式,在山环绕水的影映下,更突显蓝天白云的存在。在大理,我们入住的客栈名叫「打呼噜」,妈妈的性格比我外向,很快就能和当地人聊起来,这就是我在背包旅行时,会偏向选择背包客栈或是民宿这一类型的住宿。很快地,妈妈就已经打听到当地的美食以及馆子,在「打呼噜」老板娘的介绍下,我们尝到了让人难以忘怀的烤鱼,也是这趟旅程中最让我想念的大理古城里的烤鱼,真多亏了妈妈的超凡外交功力。

带妈妈背包旅行时,很容易纠结在「大老远跑来这里了,还不到处去看看」「只想走走停停,漫无目的,还有喝咖啡」这样的想法。但这几年的出走,妈妈已经习惯并喜欢上背包旅行所带来的自由感,这让我们之间在旅途上达成了共识,所以在景点安排上,我们倾向以背包客栈的主人或是入住的背包客所提供的最新、最可靠的资讯游走,而这样的方式也常让我们遇到许多惊喜。

 

「丽江,她最常听见的名字」

用了早餐后,打呼噜的老板娘带着客栈里的狗狗 - 千里,送我和妈妈到巴士车站。我们三人一狗在大理古城里穿街走巷,当地人对狗狗自由在街上行走司空见惯,俨然就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上了巴士后,妈妈问我丽江的背包客栈也会有狗狗吗?我没回答,但我知道她一定会喜欢丽江的住宿。

丽江,妈妈最常在电台听到的名字,然而她对这个地方却是一知半解。虽然我们喜欢随遇而安的旅行方式,但带着妈妈出门,我必须身兼多职,其中一个身份就是「导游」– 不必把历史故事给倒背如流,但至少得让妈妈了解当地的风土民情、习俗、简单的地理环境及较为出名的旅游景点。丽江海拔平均在2200米左右,出发前我曾和妈妈讨论有关高山反应的应对情况,让妈妈在心里上有个准备。庆幸的是,整趟旅程下来,我们都没有出现高山反应的症状。

在还未来到丽江之前,我对丽江的印象是透过朋友介绍在丽江广为流传的流行歌曲《一瞬间》,让我觉得丽江是个适合做梦的地方。有着「一米阳光」的故事,温暖照耀总在一瞬间,而那份恬静安然,在百年古城慵懒闲逛,的确是我们喜欢的事,但却也成为我们最想离开的原因。

丽江的那几天,气温还是很低,风也很大,我发现妈妈对这样的低温有点不太适应,再加上冬装御寒效果并不那么理想,于是在客栈老板的介绍下,我们来到了历史悠久的茶马古道- 拉市海。第一次骑马的妈妈,显得非常兴奋。六人一行的马队,在当地人的带领下,我们经历了古代马帮经商时的道路,苍翠的山,曲折的古道,伴随入耳的是马铃声响,心跳也和马蹄声一并跳动。结束了茶马古道的骑行,我们在拉市海的高原湖泊里划船,我持船桨,妈妈悠闲地坐在后方,听着她左拐右转的号令,快要搁浅时的尖叫,看到候鸟野鸭的兴奋。

 


妈妈的声音,即使当下划船时气温很低,我也觉得很温暖。把爱的人,及时地放在身边,比什么都重要。

丽江被形容为高度商业化的地方,就连背包客栈的老板也如是介绍。在丽江大研涑河两大古镇,白天幽静,一到傍晚日落就会变成灯火璀璨的古城,商业气息浓厚。古城里售卖着各式各​​样地美食与特色工艺品,一些游客会排斥这样的繁华,但没有商业哪来气息,旧城新灯,这是旅游景区免不了的现实面,在保留与发展之间,永远都没办法去权衡。在古城,我和妈妈串绕在巷子里,品尝了当地小吃,买了一些花饼花茶,慢慢地步行到了古城的中心点- 四方街。环绕着四方街的是酒吧和餐厅,热闹但也烦杂,突然间我们恍如当头棒喝,脑海中浮现出一种遗忘了初衷的感觉。丽江古镇再美,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,在古镇夜游里结束了物欲,我和妈妈回到了宁静的客栈,将刚才所买的纪念品收在背包最深处的位置,然后闭上双眼入眠,我们知道明天将要赶往下一站 – 香格里拉,也知道纵使丽江再美,也必须离开。

丽江香格里拉需约5小时的巴士车程,而这段路程中会经过世界上落差最大的峡谷,也就是位于香格里拉县的虎跳峡,分为上中下三段,全程长20公里。

就在这里,我们体验了什么叫「叫天不灵,叫地不应」的情况。虎跳峡上虎跳适合一般游客,简单轻松的步道和观景台,可让游客见识到江心被巨石一分为二,溅起如雪的浪花和阵阵涛声,还有人戏称这里是「老年人活动中心」,难度相对低很多。我对虎跳峡做的功课不多,选了中虎跳,从「一线天步道」「天梯步道」,全程长达8公里,一路皆是石坡走道,较为险峻的步道虽设有铁丝栏杆扶手,但步道都是沿着悬崖峭壁而开,狭窄崎岖,而一路上游客人数也屈指可数。
我從未低估妈妈的毅力,但我想这次我高估了自己的決定。

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抵达了中虎跳最低的位置,群山环绕,我想是来到了山谷吧。能看见江水滔滔,非常壮观,但问题来了,从山谷回到地平面的路程,对妈妈来说似乎已经超过了她体力的极限。眼看距离巴士离开的时间只剩下两小时,而妈妈每走三步就必须停下休息,这对我来说是始料不及的情况。庆幸的是,路上遇见了一位在休息站售卖饮料的阿姨,向阿姨了解山路的状况和所需的时间后,我心想倒不如就请阿姨带路,把妈妈送上去。旅行总有突发的状况,尤其是旅费的计算,必须准备一些无法预知的额外花费。阿姨收拾好她的小摊子后,就半扶半推地将妈妈安全地送回到公路去,就这样,我们结束了一场有惊无险的虎跳峡徒步之旅。

我其实是满心愧疚的,让妈妈那么辛苦,虽然她一直很自豪地说她完成这么困难的中虎跳徒步,但带着妈妈这样走山,实在决定得有点草率,我也吸取了教训,更明白和妈妈背包旅行不一定要与众不同,而是那些时光,她都在我身旁。

离开了虎跳峡,我们一路颠簸地往香格里拉去,路况很差,石路泞泥,但一路上的雪景却让妈妈很兴奋,第一次看见雪山的她,真的像个小孩一样,笑得很开心。

 

背包旅行了很多年,每回都在路上寻找旅行的意义,以前的我会告诉你旅行是为了看看这世界的模样。现在的我,只想在空白的相簿里,填上一些我和妈妈的记忆,在她老的时候,拿着相簿告诉她,我们曾经来过这里。

 

本文作者 Jason Lim,现和妈妈 (与伙伴的妈妈) 一起经营 Kafuka Cafe & Music Studio。

大人曾在去年到访店家,写下了这篇:全世界最好的厨师就是妈妈 – Kafuka 音乐咖啡馆 The next best thing to Mum’s cooking!  

其实每回看着 Jason 在脸书上分享与妈妈旅游的点滴,大人脑海中不禁浮现了这个想法,许多父母在孩子最愿意腻在一块儿的时候,或许因为时间、工作、经济而无法配合出游,错失了留下旅程中彼此才有的那份依偎。长大后,或许我们更想与朋友们出游,但其实父母与孩子们只要彼此愿意踏出第一步,还是能重拾这无法以金钱来衡量的情感旅程回忆。

在这来临的双亲节,大人有幸请 Jason 与大伙儿分享了月前和妈妈到大理、丽江与香格里拉的旅程。我想在你我皆有心有力的情况下,不妨来趟亲情之旅,或许你也能像 Jason 一样,抛下了日理万机,透过旅行重新认识父母。旅行不在远,在于心靠得有多近。你说是吗?

What's Your Reaction?
Excited
0
Happy
0
In Love
0
Not Sure
0
Silly
0
View 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Scroll To Top